您当前的位置 :红格网 > 教育  不是985/211,就不是好大学?
关键词:

不是985/211,就不是好大学?

红格网      2019-10-21 23:27:02  

原件:阿苏的一所大学

温/阿邵

这所大学从未像今天这样透明:站在入学的起点,似乎终点一目了然。很明显,加入社会、找到实习机会、接近老师、参与项目、发表论文以及最终找到工作或进入高等学校的所有步骤都是紧密相连的。

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曾经强烈批评过一个词:优雅的利己主义者。他将这个词定义为:“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高雅的自我主义者’,他们聪明、世故、年老。”通过各种指标对学生进行约束和指导的背后是正在变得“数字化”的大学。

985,211,院士,长江学者,珠江学者,泰山学者,大学排名,sci,esi,影响因素,就业率,先进学习率...有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一所大学的好坏是由这些数据和头衔决定的。

仅从这些数字来看,过去十年是中国高等教育取得巨大进步的十年。在各种排名中,世界上排名前300、200甚至50的中国大学都是从零开始,从少到多。然而,这些数字能否充分显示中国大学越来越好?

2015年,天津/中国经济先驱报大学生招聘会

“数字化”的中国大学

近年来,有一个非常流行的概念——教育国内生产总值(education gdp),它是指大学在办学过程中看中的所有可量化的成就。

以就业率为例。大学就业率直接影响招生规模。教育部规定,如果就业率达不到标准,应减少甚至停止专业招生。如果没有学生,就没有资金和项目。特别是对于一些非顶尖的普通大学来说,就业率是关键。

《2017年就业蓝皮书》指出,与2016年相比,2017年大学生就业率有所下降。2017年大学毕业生半年后的就业率约为86%,比2016年大学毕业生半年后的就业率低2%。就业形势越严峻,越多的高校必须使就业率美丽迷人。

据报道,2016年,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的数百名毕业生被"聘用"。为了提高就业率,学校当局使用毕业证书和学历证书强迫学生提交虚假的录取通知书。其他学校建议学生不签署所谓的“三方协议”就不能毕业。此外,他们直接制造虚假数据,谎报就业率。

除了学生,就连老师也无法摆脱对数字的控制。很多大学都有所谓的“升或退”,就是说,如果一个教师在一定的就业时期内不能以学业成绩为依据得到提升,他就会面临被大学开除的危险。这种制度设计的初衷可能是鼓励竞争,但在多年的实施过程中,它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论文至上、轻视教学、甚至学术造假。

此前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国的科研经费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但用于项目本身的经费比例仅为40%。哈尔滨工业大学前校长、Xi交通大学现任校长王树国曾经说过:“这有点像追求国内生产总值。我们过于追求个人指标,因此教师们有一种渴望快速成功和即时收益的心态,这让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想通过不正常的方式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数字化”的指导下,大学的师生,甚至大学本身,都陷入了追求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误区。在宝莱坞电影《起跑线》中,这句话击中了黄金句:“教育已经失去了它的本质,成为了一项事业。”

在印度电影《起跑线》中,父母们正在排队等待他们孩子的学位。你能看见我们的影子吗?

市场法指挥大学

教育国内生产总值的概念使大学教育认真计算投入和产出,无法逃脱“商业化”的厄运。

越来越多的学院和大学渴望提供mba、emba和硕士学位课程,而一些不受欢迎的学科却不太关心和支持,只能寻求更多的祝福。

过去五年,香港大学理学院每年只有六名天文及数学/物理的申请人。理事会决定取消这两个议题。这在学生中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他们认为HKU作为一所国际一流大学,不应该像企业一样削减“低效”的生产线。

然而,与此同时,由于就业、兴趣和其他考虑,这些表示愤慨的学生大多不会申请上述专业。功利主义已经渗透到象牙塔中,但象牙塔并没有抵制它,而是选择迎合它,使大学围墙内的世界和围墙外的世界一样,甚至更像一个工厂而不是一个工厂。这就是问题所在。

在HKU发生的事情在内地大学并不少见。一个专业的开设和关闭取决于就业率、社会需求甚至主要个人的研究方向。应该去功利化的大学教育已经被束缚在“利润”和“效率”的车轮上。

到目前为止,英国剑桥大学保留了神学、古希腊和罗马语言的教师设置,并拒绝提供新闻等应用专业。这是贵族的固执,在我们的大学里很难看到。

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左)和国王学院教堂(中)。

去大学的路无法量化。

陈寅恪36岁时成为清华大学中国研究院的四位导师之一。为什么?

没有任何证据。陈寅恪高中毕业,无学历无资格,但受到吴宓、梁启超的大力推荐。如今,陈寅恪不是一所著名海外大学的博士,也没有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过几篇论文,更不用说清华大学了,他担心即使是普通大学的大门也无法逾越。

“sci之父”尤金·加菲尔德博士曾经说过sci是一个国际标准数据库。仅用这些标准来衡量科研人员是不合适的,用sci论文的数量来评价科学水平更不合适。然而,这些声明并没有阻止中国大学对sci数据的热情。

作为学者,回顾过去的校园时光,除了一些可量化的数据,还有多少不可量化的独特经历?

当然,有人会说校园里的友谊和爱,校园里的记忆和成长是不可磨灭的,但是这些个人的美丽有多少来自高等院校的关怀,有多少来自我们个人的努力和探索?

教师成为老板,学生成为员工,甚至产品本身。你能想象20多年前,大学教师和学生之间的接触不仅仅局限于教室,而且校园的主人也会因为诗歌和音乐等与进一步的学习和就业无关的主题而举行聚会吗?在今天的“数字”大学里,这一切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陈寅恪。

“通往大学的道路是明德、友好和完美”。在这个大数据战胜一切的时代,仍然有一些价值和精神无法量化。特别是,像大学这样的培训人的机构不能仅仅用教育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因为人们自己不能用数据来完全解释。

1917年,蔡元培在就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讲话中为中国大学开了一个药方:第一,坚持宗旨,第二,磨练美德,第三,尊重老师和朋友。

在过去的100年里,回忆你的大学时光是否渗透了这三种人格教育?

新闻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taiyo009.com 红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