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红格网 > 社会  记者举报尾矿遭威胁,当地应急办主任被控制,举报人制度该完善了
关键词:

记者举报尾矿遭威胁,当地应急办主任被控制,举报人制度该完善了

红格网      2019-10-21 22:06:53  

最近,一名记者在青岛平度市田庄镇保罗村以南500至600米的一个矿井里发现了一台挖掘机。专家表示,该露天矿基本上可以被确认为非法排放。露天排放的尾矿没有通过管道排放,对主坝造成了一定的破坏。

青岛新闻网照片

记者向平度市田庄镇安全监督办公室报告了情况。平度市田庄镇安全监管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回复。他们刚刚安排了一个人来看它,但没有发现任何结构。

记者向平度市田庄镇安全监督办公室报告情况后约10分钟,记者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

青岛新闻网照片

记者:你是谁?

神秘人:我是平度,你是济南吗?你有个电话说我在这个地方工作是非法的,不是吗?

记者:是的,我报道了这件事。你在哪里?

神秘人:我属于画眉山庄,这家工厂属于我。

记者: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神秘人:你不用担心我是怎么知道的。哈哈哈...我已经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了

在政治调查现场,主持人联系了李虎成平度市市长。

据报道,记者接到自称工厂老板的恐吓电话。市长李虎成在看完之后说这令人震惊。执法部门、公安和司法部门将进行干预。如果有犯罪嫌疑,我们将坚决处理,并移交给执法机构。

13日上午,山东省应急管理部门派出一个监督小组到现场监督曝光情况。

青岛新闻网照片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涉嫌威胁记者的企业主和泄露信息的应急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他们是青岛正润来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秦新德和和田庄镇应急办公室主任俞平。

来自中国经济网的数字

△图为苏南村党支部书记秦成谋

来自中国经济网的数字

德尔塔数字指的是涉案工厂的所有者秦新谋。

接到记者的电话后,俞敏洪向工厂所在地苏南村的村支书秦成谋透露了线人的信息。秦成谋向工厂老板秦新谋透露了这个消息。之后,秦新谋给记者打了电话。秦成谋和秦新谋是兄弟。目前,这三人都在警方控制之下,警方和纪律检查委员会已联合介入调查。

中国对公职人员披露线人信息有相应的规定。作为公务员,余一田庄镇应急办公室主任,首先要按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罚条例》进行处罚。中国《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泄露国家秘密或者工作秘密,泄露履行职责掌握的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造成不良后果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情节严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予以开除。

从目前情况来看,田庄镇应急办公室主任余某作为公务员,已经相当好地披露了自己的“工作秘密”和“个人隐私”,应当按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进行处罚。至于其他方面,应根据他们的身份给予纪律或行政处分。是否涉嫌犯罪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9月12日,“山东问政”栏目揭露了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田庄镇保罗村南部地方应急办公室人员非法排放尾矿和泄露线人信息的情况。13日,省应急管理部门派出人员监督曝光。目前,涉嫌威胁记者的企业主和泄露信息的应急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这件事的奇怪之处在于,在记者发现这个非法的露天煤矿后,他向镇上的安全监督办公室反映了这一情况。安全监督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以“没有发现施工”为由支吾搪塞,转而将报告信息和记者的电话号码一起透露给有关企业,因此在记者报告后十分钟内,威胁电话号码就来到了他面前。

煤矿非法排放的问题仍在等待记者偶然发现,这本身就是监管盲目性的表现。因此,接到举报线索后,当地安全监管部门应迅速做出反应,开展调查。然而,对公司违规行为敷衍而缓慢的反应与披露报告信息和协助处理“问题解决者”的高效率和快速形成鲜明对比,这不可避免地使人们怀疑背后是否有利益共同体。

值得一提的是,接到报告的镇应急办公室主任首先将报告信息泄露给尾矿库所在村的村支部书记,村支部书记和工厂主只是兄弟。这种关系的存在揭示了报告信息可以快速传递的秘密,也解释了为什么企业主敢于披露自己的身份并威胁要报告记者。显然,职能部门网络的庇护为企业违规和抵制监管提供了信心。

报告非法生产十分钟后的威胁是基层生态的缩影。一方面,在熟人封闭而狭窄的社会结构下,家庭控制当地秩序是相当普遍的。就像这次事件一样,一个兄弟是村支书,一个是企业的所有者。另一方面,由于位于监管网络的末端,基层单位容易形成监管部门与企业相互勾结、共同排斥外部监管的社区结构。

网络图

因此,对此事的处理显然不能仅限于惩罚那些泄露信息的人和违反规定的企业。此外,还需要全面调查兄弟公司的跨境业务和政治合规性,以及监管当局和企业相关人员是否有任何利益转移。

这也有力地提醒了我们没有一个举报人保护系统。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已经颁布了许多关于保护举报人的法律和条例。例如,很久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了《关于保护公民报告权的规定》。2016年,多个部门出台了《职务犯罪举报人保护和奖励规定》,明确要求举报人的举报内容和信息必须严格保密,并明确了属于报复的具体行为。

然而,实际上,可以说在前脚被报告之后,脚信息被泄露是相当普遍的。例如,北方新报(Northern New News)两天前报道称,记者在对污染问题进行暗访后,向当地环保部门做了一份报告,工作人员立即将报告信息卖给了线人。由此可见,对举报者的保护制度仍然相当不完善。告密者出于社会公正揭露负面问题,但他们仍然不得不时刻提心吊胆以避免报复。

举报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这一事实也表明,一些地方遵循的社会治理理念仍然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然而,正如这一事件所表明的,特别是在执法压力难以辐射的基层,企业的非法生产活动在人际关系网络和绩效考虑因素下很容易得到保护和容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系统中的传统方案可能不起作用,但必须通过外部报告来突破。

在这一前提下,举报者应该得到各方面的保护,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各种焦虑中解脱出来,比如人身安全。如果举报者必须为正义的行为付出巨大的代价,当他们看到非法行为时,他们就会退缩。因此,那些损害人民利益的消极问题无法得到更好的解决。(Guangming.com评论员)

10月1日至7日,日照这个地方因敷设供热管道半封闭施工
新闻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taiyo009.com 红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