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红格网 > 娱乐  送别吴贻弓:“所有的称呼里,导演是我最看重的一个”
关键词:

送别吴贻弓:“所有的称呼里,导演是我最看重的一个”

红格网      2019-11-13 12:41:56  

9月14日清晨,吴龚毅去世的消息开始在电影业的朋友中传播。第四代主任在上海瑞金医院因病去世,享年80岁。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看到了讣告,有点心不在焉。他在去郊区的路上发了一条微博:悼念这位诗歌艺术和人文形象大师的逝世。

在中国电影史上,作为第四代导演代表的吴龚毅是不可忽视的。他的作品也被视为“诗意电影”的开端。同时,作为中国电影协会前主席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创始人,他在数十年的管理工作中也推动了电影业的发展。

最近几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吴龚毅的死讯。人们开始谈论他的代表作《夜雨》和《城南旧事》。因他的电影而广为流传的歌曲《永别了》也被多次提及:一壶污浊的酒充分发挥了我的潜能,今晚永别了梦寒。

▲2012年4月10日,吴主任龚毅在上海家中接受采访。这幅画来自视觉中国

εεεε

今晚告别梦寒

周兴和吴龚毅的第一个交集是电影《南城旧事》。20世纪80年代初,周星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在他即将毕业的那一年,他接到通知,让所有的学生聚集在八一剧院帮忙拍电影。

年轻学生穿上老北京的马甲,扮成普通人参加博览会,成为吴龚毅《城南旧事》的临时演员。当时,大家对导演一无所知,只知道剧本是林海印写的,讲述了一个关于北京南部古城的故事,仅此而已。

1983年,《城南旧事》上映前,吴龚毅在文章中写道,也许人们会看到这样一部电影:它就像一条缓慢的小溪,潺潺的小溪,抱怨但不生气。一片树叶落到了水面上。当水慢慢流下来时,叶子被突出的树桩或水生植物挡住了,但是水又把它向前带走了。

▲南城旧事海报。互联网上的图片

电影放映后,周星和他的同学约好去电影院,盯着屏幕寻找熟人的身影。没有人注意树叶是如何滴落在水面上的,也没有人注意这部“没有故事”的电影是如何用镜头完成一首长诗的。

那一年,《城南旧事》在马尼拉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金鹰奖。作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电影的第一个国际奖项,它被认为是中国电影走向国际的开端。有些人还说这是电影史上“散文电影”的经典。

许多年后,周星开始学习电影和电视。回首往事,他发现,“哇,这部电影太棒了,这个导演太出色了。”后来,他进入电影领域,成为影视文化专家和博士生导师。每学期,他都会带着《城南旧事》去上课,说:“因为这是那个时期最好的电影”。到目前为止,他至少来回看了十几次,每次都“充满敬意”。

"这部电影各方面都很好。"周兴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刚刚开始复苏。人们正忙于纠正错误和批评过去。这时,他们突然看到了这样一部电影。它超越现实,直接表达个人的内心、情感和生活。本能地,他们觉得自己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当《告别之歌》问世时,它将震撼人们的心灵。

▲城南旧事剧照。互联网上的图片

εεεε

朴素而微妙

吴龚毅死后,人们在不同的平台上以不同的方式哀悼他。

演员刘子枫称他为“平民导演”,并说他“说话声音很低,速度很慢,身体活动范围很小”。所有工作都以安静、稳定和有序的方式进行。他待人接物、说话说话很有礼貌,这非常适合他又高又瘦的身材和戴着黑眼镜的脸。”

在江平董事的记忆中,吴龚毅是公司的董事和董事,但他听到的“董事”头衔最多。在工作日,没有架子,人情味很强。在因肝癌去世的司机阿三的追悼会上,从外地出差的吴龚毅匆匆赶来,鞠躬三次。

吴龚毅去世后的第二天,演员宋春丽一早就发了一条长长的微博。她提到了与吴龚毅关于沙漠、戈壁和长河日落的唯一合作。

1983年,吴龚毅的电影《姐妹》开始拍摄,讲述了西路军女子独立团在甘肃临泽报道西路军西进撤退后的故事。在未来的采访中,吴龚毅谈到了电影中最令人满意的场景之一:在戈壁沙漠上,电影中的三个人默默地看着夕阳西下,没有对话,被壮丽的夕阳惊呆了,最后只有姐姐说:“明天还会升起。”

电影《姐妹》海报。互联网上的图片

轻叙述、重感受是吴龚毅一贯的风格。自然,他更喜欢夕阳下活力的奋斗和坚韧。

宋春丽是这部电影中的“姐姐”。据她了解,她姐姐此时的心情应该是:西路军遭受重创后,她对革命仍然充满信心。所以在表现得很凝重的时候,“明天”两个字出口,故意停顿了一下。

没想到,吴龚毅飞快地从远处跑过来:“别说了,别说了!连接一句话,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就像在生活中说一句话一样。让观众明白你心里的意思。观众不是傻瓜。”

在另一个场景中,我姐姐看见沼地上有一根犁棒。她蹲下来抚摸它。她父亲的话在她耳边响起:“向前走,姑娘。”导演只开了一枪就喊了一声“好了,结束了”。宋春丽觉得自己不够饱,想再拍一张。他甚至和吴龚毅吵架了。然而,对方只是平静地说:“你认为眼泪没有流下来,但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心。此时眼泪是否流下来并不重要。你不应该试图让观众知道你是个好演员。如果你做减法,观众就会做加法”。

三十六年后,前“姐姐”长了很多白发。她在微博上写道:“当时我还不明白,但已经实现了。他是对的。

微妙的影视表达给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这已经成为吴龚毅电影的特点之一。他曾经解释道:“坎坷曲折的经历并没有让我痛苦。相反,我更喜欢朴素而微妙的美,这真的是因为我的个性和我对生活的真实感受。”

εεεε

黄金时代

在吴龚毅留下的照片中,他大多眯起眼睛微笑。皱纹从他的眼角蔓延开来,显示出他的亲密和温柔。

熟悉他生活经历的朋友和观众经常对此感到惊讶。根据常识,那些流离失所和动荡不安的过去事件应该成为反叛者和批评家。

1938年,吴龚毅出生在重庆。当时,这座山城遭到轰炸,一家人以长子的名义表达了他们的和平愿望:“夷”是一个收藏品,“弓”是一种武器,“夷弓”意味着一把剑和一把剑储存在仓库里,世界平衡了。

破碎山川的现状持续了很长时间。小时候,吴龚毅跟随父母去了重庆、昆明、贵阳等地,最后定居上海。

这座光影之城启发了吴龚毅的第一部电影。他用节省下来的早餐钱买电影票,甚至用纸箱、玻璃纸和手电筒制作了自己的电影院。1956年高中毕业后,吴龚毅以志愿者的身份进入北京电影学院。那一年,贝英刚刚完成重组。这是第一次从导演、演员和摄影系招收本科生。吴龚毅与其他85名学生一起成为新中国首批培养的本科电影人才之一。

象牙塔里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吴龚毅因建议学校“高等院校应该吸收和学习美意优秀电影”而被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标签。毕业后,他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从底层爬到了顶层。然后他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他被派去割芦苇、生产胰岛素和“抵抗高温”。

后来,为了便于整理和讨论,吴龚毅等20世纪60年代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被定义为“第四代导演”。在历史的掌握中,他们的命运曲线显得特别曲折:他们一走出大学,还没有用拳头,但由于十年的动荡,他们只能“在荒原和缝隙中长大”;动荡结束后,积累的力量即将爆发,年轻的第五代导演迅速崛起并超越。然而,这短短的几年已经成为第四代导演的舞台和电影的黄金时代。

当时,电影业的浪潮还没有席卷而来。用电影科学教授石川的话说,“在20世纪80年代的短短几年里,这部电影是什么?这是人们不断询问和思考的最终问题。”

在此期间,有大量优秀的电影如《沙鸥》、《青春牺牲》和《湖南姑娘雨》。吴龚毅的《夜雨》和《城南旧事》也相继出版。然而,与其他导演的现实先锋不同,吴龚毅选择用相机来写诗,来写人们的心灵、人性以及那些长期共鸣的情感。

不久,张艺谋和陈凯歌大胆开创了电影的新舞台。所谓的“第四代”很快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到目前为止,那个时代似乎更加孤独和遥远。吴田明带着悲伤的歌曲《百鸟朝凤》离开人世。谢飞转向电影教学和理论研究。东田·郑氏病艾扎克…很少有人留在电影界。

吴龚毅死后,周兴看到了许多回忆和遗憾。他猜测,这些担忧和遗憾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吴的去世,还有另一个情感因素:这样一个时代结束了吗?

εεεε

《申江的小吴》

吴龚毅在片场平静而稳定,为后世留下了许多优秀作品。然而,在生活中,他经常让人笑和哭。

有一次,当他的妻子张文荣请吴龚毅买大米时,吴欣然同意了。因此,他的妻子准备了米袋、粮票和食品交换证书,并告诉他,“好的时候买米,坏的时候不要买。”我没想到这会让吴龚毅尴尬。他胆怯地问,“你怎么鼓掌,怎么说它不好?”最后,他请妻子和他一起去。她负责决定它是好是坏,而他负责携带它。

另一次,当吴龚毅在家写作时,他的妻子去工厂拍电影。当她离开时,她告诉他把衣服挂在干燥的桌子上,记得在天黑前收集。吴龚毅仍然欣然答应。晚上十点多,他的妻子回到家,在找回的衣服中发现一件吴龚毅的白衬衫不见了。问了原因后,吴龚毅说得对:“阳台上挂着三件白衬衫。我怎么知道哪一个是我们的?如果我犯了一个错误,收邻居的难道不尴尬吗?”他的对策是等邻居先收衣服,剩下的白衬衫是他自己的。我没想到一晚上会跑到晾衣桌前几次,但我没有等邻居。

这些过去的事件被记录在一篇名为《说我的丈夫吴龚毅》的文章中,这篇文章是他的妻子张文荣在他们结婚20周年时写的。她在文章中形容他“极其愚蠢”,有时人们不可避免地会发脾气。邻居建议她:“算了,态度还是不错的。”张文荣开玩笑说:是的,除了态度好,他什么也做不了。

几十年过去了。吴龚毅在书中写道,有时他会追着张文荣问:“如果你一生中娶了小吴,你永远不会后悔。”张文荣假装不耐烦:“走吧!留下来走吧。”

晚年,吴龚毅和他的家人住在上海的西南角。只有大约一百个家庭“可以安静地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并且感到轻松”。

他学习电脑并上网,并于2006年为自己开通了新浪博客。他把博客“blog”的英文名字翻译成“not old guest”,并自称“申江小吴”。

▲吴龚毅(右)出席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这幅画来自视觉中国

博客每月更新20到30篇文章。有时他们记录学习电脑时遇到的困难,有时他们会发几份萧武当年电影的手稿,有时他们会写下旅途中的经历和感受。

文章中他仍然称自己为“小吴”,标题简单明了:日记,好久没去苏州了,昨天社区停电了,还有一篇叫做“我有糖尿病”。

这是他将近70岁时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医生告诉他蔗糖的日摄入量应该控制在30克左右。但是小吴贪婪的时候总是无法控制自己。当拜访歌手周小燕时,对方邀请他吃蛋糕,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不到一半的蛋糕。他还说,“如果不是因为糖尿病,我本可以吃掉老师手里所有的蛋糕!”当我遇见我的朋友时,我还偷偷吃了冰糖糯米莲藕。为此,张文荣将始终大力检查。

2018年12月1日是吴龚毅的80岁生日。同一天,上海文联出版了《时光飞逝不愿付钱给刘冬·吴·龚毅》,并举行了启动仪式。近200页的艺术评论和传记记录了他从童年到成年的成长和电影生涯。来自影视行业的许多朋友和嘉宾都参加了这次活动,但在整个过程中,吴龚毅只发表了一次讲话。

他说:“我已经离开电影业将近20年了,后来我来到了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该局。我不是导演。人们说你是个官员。事实上,在我看来,导演是所有头衔中我最看重的。”

死前几个月,他在临终前为上海电影写了一封信:“上海电影万岁!吴龚毅。2019年5月24日。”笔迹歪了。

▲2012年4月8日,在主任表彰大会上,吴龚毅鞠躬致谢。

据媒体报道,一个月前,中国电影资料馆副研究员刘珂参观了吴龚毅的家。吴龚毅呆在家里吃年糕,并在吴龚毅电影《刘珂带来》的海报上签名。

半个月前,刘智打电话给吴龚毅的家人,他们说他的情况很糟糕。出乎意料的是,在2019年9月14日,半个月后,吴龚毅去世了。

吴龚毅死后,他的生活经历像电影一样被一帧一帧地追踪和展示。也许人们看过这样一部电影:它就像一条缓慢的小溪,潺潺细流,抱怨但不生气。一片树叶落到了水面上。当水慢慢流下来时,叶子被突出的树桩或水生植物挡住了,但是水又把它向前带走了。

(本文中的部分信息引自上海文联、吴龚毅、花絮笔记、宋春丽微博等。)

新京报记者王双星实习生邓鹏卓张思雨主编苏小明值班编辑潘贾坤校对王新

值班编辑李二南华牧

北京快3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 中国一分彩

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我和蔡英文都是“老小姐” 但她没爱心
新闻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taiyo009.com 红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